發佈於

大學作品 (part 2)

之四、五

1976年,大二的油畫課有一整個學期要畫抽象。關於抽象畫,書讀過、老師也講過,但我還是對著窗戶發呆老半天:要畫什麼呢?看久視線就模糊了……,於是把窗前所有細瑣的物件都刪減掉,就完成了第一幅只有線條與塊面的畫作;延續這個經驗,便連續完成了幾張把房間裡的物件與細節都減掉,只留下幾何框架的作品。這幾件雖然簡單、不是很成熟的作品,成為我接下來創作一系列城市裡工業化風景的開端。

室內之1室內之1,91 x 117 cm,油彩、畫布,1976
Indoor 1,91 x 117 cm,Oil on canvas,1976

 

室內之2室內之2,117 x 91 cm,油彩、畫布,1977
Indoor 2,117 x 91 cm,Oil on canvas,1977

 


之六、七

新的題材與材質感需要新的方法,在沒有可依循學習的範例的情況下,我開始研究怎麼畫才能達成趨近鏡面、工業產品光潔的材質感,最後,我找到了水墨畫使用的羊毛筆、羊毛排筆。把油料調稀,或是先用油畫筆層層平塗之後,再用乾的羊毛排筆刷平,去除大部分筆觸。因為城市中大量的工業產品有很多反光面都沒有紋理,跟以前傳統油畫所表達的材質肌理完全不同,但是我又不喜歡用噴的技法所達到的那種全然無筆觸的工業感,仍然想留下一種繪畫性的痕跡,終於在大二的時候,自己研發出來了這種以水墨畫筆刷油畫,呈現平滑感的新方法。

絕對距離2號絕對距離2號,144x111.3cm,油彩、畫布,1983
Absolute Distance No.2,144x111.3cm,oil on canvas,1983

 

存在的質疑之5存在的質疑之5,130x162cm,油彩、畫布,1979
Existing Doubt 5,130x162cm,oil on canvas,1979