發佈於

大員紀事

「悍圖社」明年要邁入第二十年了,現在耿畫廊推出《此圖彼刻》展,同時展出我們成立之初與現在,兩個不同階段的作品。除了新作之外,我也展出兩件1999年,「大員紀事」系列的作品。「大員紀事」系列則是我《歷史篇》的最後一個階段,討論台灣的近代史。

《枕戈待旦.人約黃昏後》以揶揄幽默的手法,指涉統治階層以口號標語制約人民,其實早已心知肚明「反攻大陸」是個荒謬不可能的冀盼,執政者卻夢囈般繼續以各種響亮的口號標語麻醉人心,因此,「人約黃昏後」的曖昧圖像就是衝著「枕戈待旦」的正向恢宏,一個針對性的嘲諷。

《天作之合II》更是直接了,就把統治者的兩道武器:槍與紅蘿蔔併在一起,像個成婚的喜幛一般。

這一系列的作品對我個人的創作脈絡深具意義。1998年開始,我啟動探討各種媒材嘗試,從之前的繪畫,開始錄像、影像輸出、雷射切割、鑄銅……等等各種方式,欲圖展開更深刻廣大的表達。

這兩件作品裡立體雷射切割成模之後鑄銅的槍,與FRP製作的紅蘿蔔,就是我最早嘗試的兩件立體裝置之局部,如今看來,也成為我之後立體雕塑的開端。


大員紀事—枕戈待旦.人約黃昏後
大員紀事—枕戈待旦.人約黃昏後,壓克力顏料、影像輸出;銅,圖130x212cm;槍169x110x40cm,1999
Tayouan Memorandum- Ready to Fight.A Nightfall Date
acrylic, digital print on photo paper, copper,image130x212cm, gun 169x110x40cm,1999

 

 

大員紀事.天作之合
大員紀事.天作之合II,影像輸出;塑鋼,圖116.5×91cm;紅蘿蔔99cm(H),1999
Tayouan Memorandum.Born to be Together II
digital print on photo paper, FRP,image 116.5×91cm, carrot 99cm(H),1999

 

 

2017年9月耿畫廊「此圖彼刻」地下一樓展覽現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