發佈於

新作油畫—黯黑的放浪者

從2000年到現在,歷經了十多年,我的創作一直處理的是綜合媒材與雕塑的形式,直到今年開始,又重新拿起了畫筆來,與畫布廝磨。

畫畫,是我原初的最愛,也是最擅長的一種表現方式,但是當時畫到最後,完全就是閉著眼睛也知道要怎麼畫了,失去了創作未知的冒險與挑戰,失去了畫畫的快樂,因此很自然的放下畫筆,尋求更能滿足我探險樂趣的創作方式。

北美館的回顧展之後,重新省視、面對自己一路走來的創作生涯,身體本能中的某些欲求重新開始呼喚我,時間與生命累積到現在的新的能量,又讓我產生了飢餓感,產生了要與繪畫搏鬥的欲望與野心,又重新進入那種「可以去冒險探索了」的心理狀態。這幾件小畫,就是我啟航的試筆。


黯黑的放浪者‧密棘鮟鱇S1703
黯黑的放浪者‧密棘鮟鱇S1703,油彩、壓克力顏料、畫布,102x122cm(含框),2017
Wanderers of the Abyssal Darkness.Triplewart Seadevil S1703
oil, acrylic on canvas,102x122cm(with frame),2017
 

 

黯黑的放浪者‧釣魚鮟鱇S1702
黯黑的放浪者‧釣魚鮟鱇S1702,油彩、壓克力顏料、畫布,122x102cm(含框),2017
Wanderers of the Abyssal Darkness.Monkfish S1702
oil, acrylic on canvas,122x102cm(with frame),2017
 

 

黯黑的放浪者‧太平洋桶眼魚S1706
黯黑的放浪者‧太平洋桶眼魚S1706,油彩、壓克力顏料、畫布,102 x 122 cm(含框),2017
Wanderers of the Abyssal Darkness.Pacific Barreleye Fish S1706
oil, acrylic on canvas,102 x 122 cm(with frame),2017